风流少年多春思

weisuoshifu

人妻熟妇

处于青春期的少年遇到一位成熟女人,从此之后开始了一段风流人生……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004  风情

风流少年多春思 by weisuoshifu

2020-9-8 19:11

按照常理来说,哪怕王王弘毅长得在帅也不至于让一名女人一见面就主动强奸他,女人的矜持还是要的。但是王弘毅刚刚接受了神秘流星里的传承,再加上身体被强化过整个人就展现出一种清新的犹如初生幼儿一般的气质。

清新气质搭配着强奸的体魄,王弘毅现在的状态就是女人们现在最喜欢的小狼狗。皮衣女人也不是简单人物,家里传承着祖传的技艺。今天皮衣女人本来准备跟男朋友度过一个难忘的恋爱今年日。甚至她都穿好了尽心准备的衣服准备两人好好的激情一番。

谁知道她男朋友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放她的鸽子,见到她的一瞬间王弘毅也被她的打扮经验到了,产生了男人的欲望。王弘毅不知道的是这种强烈的欲望竟然调动了他新得到的法力以一种莫名的形式影响了皮衣女人,让她产生了放肆一把的念头。

“小弟弟,姐姐叫宫雅娴,你叫什么名字呀!”美女娇滴滴的自我介绍着。身穿皮衣的宫雅娴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野性美,搭配着她的丰乳纤腰肥臀显示出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在询问声中宫雅娴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年的脸庞,另一只手竟然向着他下体探去。

“我……嘶……我叫王……王弘毅!”美女冰凉的玉手彻底掌握住少年胯间的雄伟。随即她抽回抚摸少年脸庞的手竟然向着自己胯间探去。玉手拉动之间随着一声轻响,宫雅娴皮裤的胯间竟然开了一条缝隙,这条紧身皮裤竟然是开档设计的。只要一拉拉锁美女的秘密花园就会彻底的露出来。

“小狼狗!姐姐今天就教教你做男人的快乐。”说着宫雅娴熟练的跨坐在王弘毅腰间一手扶着早已经充血博起的大鸡巴,另一只手则撑开自己已经被淫水充分润湿的阴唇。两条袖长的美腿用力的弯曲着。肥臀轻轻摆动之间对准王弘毅的龟头就坐了下去。

“嗯……嗯……嗯哼!……好大!”这是皮衣美女的娇喘声。

“舒服啊!”这是王弘毅的叹息。

原来随着宫雅娴肥臀缓缓座下,王弘毅那雄伟粗长而又炽热的鸡巴缓缓的被美女的阴道吞没。王弘毅只感觉自己身上美女的阴道又湿又滑,自己的龟头刚刚肏入的时候还是冰冰凉凉的但是当美女的阴道彻底吞没了自己的大鸡巴之后短短的几次抽送竟然变得炽热无比。美女的阴道是如此美妙,让他大声的叹息着。

而宫雅娴则是叹息于少年龟头竟然的硬度与热力。她自学生期间就谈过几次恋爱,迈出校门后更是交了不少那朋友可以说阅人多矣,但是像是王弘毅这种硬度,热量的鸡巴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时间两人竟然有了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叹。

宫雅娴脸色殷红,她感觉自己骚逼随着少年大鸡巴的抽动变得越来越痒,为了止痒,她只能愈来愈用力的重复抬臀,然后下座的姿势。好让男孩的鸡巴能够肏的更深一点来给自己止痒。才短短的十多分钟这名身材火爆的皮衣美女就已经纤腰狂扭,肥臀乱摆,口中嗯啊不停的淫叫起来。

美女此刻也顾不得自己表现出的淫荡,只剩下追求快感的本能,肥臀巅峰的扭动让阴道能更有力的在自己骚逼里进出。这正是女上位的好处。女上位姿势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女人完全处于主动地位。

处于主动地位的女人能够主动的控制自己的姿势让自己的阴道能够享受到身下男人鸡巴每种角度的肏弄、撞击。而不少男人也喜欢这种姿势则是因为女上位姿势下男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作。如果能够遇到一个合格的女伴对男人来说就是西门庆遇到了潘金莲。

为了缓解阴道中的瘙痒,宫雅娴甚至狠狠的坐下之后再也不抬起肥臀,肥美的大屁股就像是磨盘一样不停的旋转摩擦。骚逼最中心的那一点嫩肉则是紧紧的咬住王弘毅的龟头,一张一翕之间伴随着肥臀的研磨给王弘毅带来绝顶的刺激。

王弘毅现在瘫软的躺在沙发上一脸无辜的神色被动迎接着身上美女的强暴。他的双手收被宫雅娴紧紧的按住只能无力的望着美女胸前被皮衣包裹的一对凶器在自己眼前晃啊晃的而做不出一点回应。

更要命的是欲火中烧的少年曾经多次试着与身上美女进行亲吻,但都被宫雅娴给狠狠的压下来。她竟然掌握了一种特殊的技巧让王弘毅刚刚获得的一身高超的身体素质没有一丝一毫发挥的余地。

看着宫雅娴眼睛中一闪而过的忧郁王弘毅知道这是两人相处时间还短。她还不能接受两人之间的拥吻。说起来女人有时候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她们能接受与男人发生肉体关系但是有时候会拒绝她们不爱的男人的亲吻。

沙发之上宫雅娴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她的肥臀扭摆的瑜伽剧烈。“噗嗤……噗嗤”的声音中大量的淫液被在阴道中分泌而出被美女的肥臀抛洒在两人下体之间,让她们的阴毛湿的一塌糊涂。

“好弟弟!……你舒服吗?……啊……姐姐……姐姐现在……好舒服啊……爽死我了……咱们……咱们一起好不好……姐姐要飞了……啊!”淫叫声中宫雅娴阴道中的嫩肉挤压的愈加有力。她下坐的力度更大,频率更高。一时间屋子里肉体撞击的声音愈发急促响亮。

“好弟弟!……快点……快射啊……姐姐来了……姐姐高潮了……射啊!”淫叫声中宫雅娴阴部嫩肉一阵抽搐大量的淫液就喷涌而出。

虽然女人掌握了一种特殊的技巧让王弘毅无法摆脱她的束缚但是经历过神秘流星洗礼过得王弘毅在身体素质上终究是更胜一筹,在这场男女体力的对决中王弘毅终究是更胜一筹不但没有如同正常男人一般射精反而是固守本源控制自己的欲望,哪怕宫雅娴已经大喷特喷淫液四流也没有射精。

宫雅娴瘫软的躺在王弘毅胸前,娇躯微微起伏。王弘毅多次求而不得的红唇竟然主动的送到了他的嘴边。她热情的拥吻着男孩,一条粉嫩的小舌头甚至主动伸入王弘毅嘴里不停的跳动着他的神经。

“好弟弟,你体力真好!但是姐姐想尝尝你精液的味道,你射给姐姐好不好?好不好嘛!”在女人的撒娇声中她的手肘在王弘毅腰间靠近后背的位置用力的一挤压。王弘毅立即就感觉自己腰部一麻,道道如同电流流转的快感传遍王弘毅全身。

“啊……”在王弘毅小声的呼叫声中,他只感觉随着自己精关大开,宫雅娴的阴道竟产生一股吸力。美女的子宫不停的夹吸着王弘毅喷出的浓稠精液。

“好弟弟……你……啊……你的精液好浓稠……元阳好……好充足啊!”女人发出长长的叹息。然而此时竟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在王弘毅射精之后他不能的感觉到身体中的空虚但是随即他体内炽热精纯的法力运转路线竟然一变一股绝大的吸力竟然自王弘毅体内产生。

“啊……你……你……怎么会……”美女颤抖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之前几次都是女人舒爽之下颤抖的呼喊,而现在则是遇到了大恐怖而发出的颤抖呼喊声。

原来自前古之时先贤就创造出了种种修炼之法,流传后世之后更是产生了无数的修炼流派。这其中就有阴阳双修的路子,今天王弘毅遇到的皮衣女子宫雅娴就是一名传承了双修法门的女子。

只不过宫雅娴的双修法门是她祖宗前辈偶然间得到的,而她修炼的也不勤勉。有时候甚至会把双修的法门当成增加床第间情趣的办法因此威力不大。

她一肘挤压在王弘毅后背位置是有名堂的,这个位置正是男人的促精穴。男人这个穴道被制住自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精液就会奔涌而一泻千里。王弘毅经历过神秘流星的洗礼体制特殊,体内法力更是能够随着外界环境变化产生种种玄妙。

就这样在宫雅娴双修法门的刺激下王弘毅的体内竟然也产生了不可知的变化,同时大量神秘的修炼法门也涌现在他的脑中。

“种玉诀”就是王弘毅脑中涌现出的修炼法门。按照王弘毅现在浅薄的修炼常识来看这“种玉诀”绝对不是什么正派的功夫。“种玉诀”讲究先修炼自身,当自身神气完美足之后修炼的法力甚至会改造男人的身体让他射出的精液有着特殊的异能。

所谓“种玉诀”种的就是男人的精液,而种的地方自然是女人的身体啦。女人一旦被经过“种玉诀”法力洗礼过得精液在身体里种过之后整个人都会在潜移默化中被“种玉诀”的主人影响。这种影响无形无色,当时人甚至都觉察不出就会被对方所吸引沦为对方的附庸,失去自我。

可以说“种玉诀”就是天下最顶尖的双修功夫。在“种玉诀”的作用之下王弘毅此刻立即满血复活。也就是在这短短的片刻功夫沙发上的一男一女完成了角色上的转换,王弘毅开始对宫雅娴产生隐隐的压制。

在已经被女人淫液彻底濡湿的沙发上王弘毅好似抱小猫一样的抱着异常顺从的宫雅娴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而宫雅娴此刻则再也没有了刚才主动驰骋在男人身上的狂野,虚脱的躺在王弘毅怀中。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只不过在室外见了身旁这个少年一面就在自己男朋友的刺激下把这个男人不应该是男孩拉进屋里,甚至主动在他身上作出羞羞的事情。想着想着宫雅娴感觉自己的下体又开始痒了起来。

“呜呜!……好弟弟……才多长点时间!……你就又想要了?”感受着肥臀下压着的男孩的鸡巴再次充血勃起狠狠的顶在自己臀沟里。宫雅娴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刚刚经历过一次这么激烈的欢爱之后他竟然还能迅速的回复,就这体质就超过自己男朋友好多。

更何况宫雅娴刚刚还使用了家传采补法门,依照宫雅娴在她前男友们身上使用的经验来看但凡被她采补过得男人没有个三四天根本就恢复不过来。在这几天里他们都会是一脸肾虚的模样。

这也是徐文杰会在今天躲开的原因,因为他就知道今天会被女友狠狠的压榨。此后几天自己都会虚弱无比。这种情况但凡是个男人恐怕都会害怕吧!但是宫雅娴家传的采补功法对她自己会产生巨大的好处,会让她青春永驻。只要有男人能让她一直采补下去她就会一直保持她的美貌。

这也是宫雅娴会对刚刚见面的王弘毅产生欲望的原因,宫雅娴自己都没有想到宫雅娴刚刚经历过神秘的流星洗礼体质几乎达到了平常人类能够达到的极限。

在见到王弘毅的一瞬间宫雅娴的身体本能就告诉她眼前的男孩是一个绝佳的采补对象所以宫雅娴才会只在见一面的情况下就拉着陌生的男孩进屋求欢。所以哪有什么一见钟情只不过是见色起意眼馋王弘毅的身体而已。

“好弟弟……你……你叫什么?……姐姐……爱上你了……啊……不……别摸姐姐的……啊……别摸那里……好痒啊!”宫雅娴本来还在王弘毅耳边小声的问着他的名字但是突然之间就呻吟起来。

“那里是哪里啊!”王弘毅小声的调笑着宫雅娴:“我叫王弘毅,漂亮姐姐你到是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摸的对不对啊?……呵呵……!”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